被叫做某辉的总裁。

懦弱会传染,同时勇气也会。
生活在现实的现实里,我更喜欢理想的理想。
有空就看看书,没空就想想事。
若有点感觉,就写写东西。虽潦草马虎,但也实实在在,内心毫无保留。
我就是我,一份独立的我。

小记一次学校社团活动周被邀请去和大家分享读书心得(主要是东野圭吾)。
很开心,冒充大佬的感觉好棒!
所以也要充分准备!
谢谢每一个都在耐心倾听我的同学!
也好好鼓励一下自己!

利刃


       桌子上放着一把刀。

       这刀子并非有什么特殊含义或是由哪位大师精工细作,所以才很随意的放着。可放的却也是有些巧合,实木的大圆桌上放了不少东西,可偏偏这把刀和杂物凸显出了一种对比的关系。

        刀子表面沾染了些许污垢,并非是来自于杀戮后的痕迹,反而是些不知从何而来的黏液干后的粘性物质。但这不影响刀子本身的外观和刀口的锋利,甚至刀片表面被光的照射而反射着微弱的光线也丝毫未减少。

        他拿起了刀。用一旁纸巾盒里的纸巾擦干净了刀的表面,顺便连刀原来放置的位置都仔细擦了擦。

        刀因为被擦拭后更加显得有了些许寒意,但对于他而言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刀尖处的锐利与刀末端部分的钝化更是越发明显,刀柄部分是由木头打造,虽然被磨损了一个棱角,却没有丝毫影响。

        他用力握住刀,刀柄部分的不舒适感没有让他感到不舒服。他死死地盯着刀片表面,而刀面上映衬出一双带着少许血丝的双目死盯着刀外之人。

        舔了舔舌头的他,将刀慢慢地移向另一种没有握任何东西的手臂上。可问题是半空中又停住了。

        就这样死了值得吗?

        他又再一次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世界就是这样,总是有奇奇怪怪的东西,也就有奇奇怪怪的思想。而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渐渐坚信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道理——宁可在希望中死亡,都不要在绝望中生存。因为那时候的希望将会永存。

        他对于死是不恐惧,死作为一种人类进化的特殊途径是被世人所畏惧的,但是一大部分人却并非这么认为。他总认为死是生的对立面,痛苦的死去是因为他们被迫选择离开而并非自愿,所以人可以选择安详的甚至是幸福的死去。

       对于死亡,他首先想到了顾城,那个疯狂到拿斧头砍死曾怀疑有不忠之心的妻子的诗人,之后也便撒手人寰。

       他又想到了海子,想太多想到分不清梦想和现实的诗人,然后卧轨自杀。谁会想到,那个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浪漫诗人竟然如此死去。

       他曾经独自冷静思考了三天,追寻死亡到底有何用意,那些提早死的人究竟是没想开还是想开了?他最终的回答是,没有定性的答案。但是要他选择,他一定会选择一个在自己人生里最美好的时光死去,并且就此永远的活在梦里或是希望之中。

        然而已将刀口对着手臂即将狠命割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又想到另一件事——不论是顾城还是海子,他们的死本身是为追求永远的希望,可是他们在现实中已经得到所要追求的事物,甚至说难听些——他们都是名人。

        我就这样一声不吭地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了吗?他再一次自问自答。不可以。因为到最后死去,记得我的人怕是寥寥无几了。更何况,我还没有获得过在这个现实世界的某个证明。
       

        此时内心的之前的那股子冲动和勇气彻彻底底又被他的一个问题彻底打破。

        愤恨自己的懦弱的同时,他把那把刀狠命地插向一个还算是微红的放在原木桌上的苹果。

        随即“噗嗤”一声,苹果被刀刺伤的部分流出了少许的汁液。而刀被硬生生插入后再也没有拔出来了。

        “代替我死一次吧。死的不只是我还有我的懦弱。”他小声嘀咕着,像是怕外人听见。

        刀被拔了出来,犹如王的圣剑一般被勇士拔出,显得格外耀眼。他再一次毫不犹豫挥刀抗向无辜的苹果。

        被汁液弄得失去光彩的刀,在他即将抗下的第四刀时被人强行拉住被夺走了。

        “小杂种,老娘买回来的新鲜苹果你不吃算了,但你不要给我浪费啊!哟,还有这把烂刀子还没丢,还玩啥玩。多大的人了还那么不懂事。你也不看看几点了,睡到现在,起来发被窝疯啊?”

        女人抢走了他手上的刀以及那个被砍得只剩下尸骸的烂苹果,顺手给了他一巴掌。

        “败家子。”

        这巴掌倒是比利刃戳在身上还疼。

终点


        喘息声。
        哀嚎声。
        歇斯底里的咳嗽声。
        还有擤鼻涕的声音。
        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健康的。
        这是我醒来以后的第一个结论。

       我被送到这里大约是前天的事情,那时候我已经彻底昏迷了三天。从昏迷到醒来,我几乎什么都记不清了。
        
        眼睛似乎是被什么刺激着做出的应激反应,才一睁开泪水就流个不止。
        我躺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四周的人和我一样。
        自己的迷茫和疑惑被随之而来的汹涌咳意取代,费力地咳嗽带动了胸部的肌肉抖动使我更加痛苦,胸腔内被挤压带来的痛感随着又稠又黄还带着少许血丝的黏液被我吐出。刚以为会痛快些鼻子里的浑浊液体也随之爆发,流到了嘴角。
        和我同样的人遍布我周围,大家费力地咳嗽用力地擤鼻子以及难以忍受的喷嚏此起彼伏,不仅仅没有任何美感更是让人绝望。
       “这里……咳咳……莫非是……咳……是终点所?”我一边强忍痛苦一边询问一个半躺在我身边的老人。
       老人发觉我在问话,强忍着疼痛扭头看向我,只是默许的点了头其余什么都没说。
       这时候我才发觉到老人的憔悴超出我的预想。衣服破烂,全身干瘪得让人不禁联想是纳粹折磨下的犹太人。枯瘦并且扭曲的脸上,看不到任何一点希望。眼神更是空洞无神,只觉得这辈子都忘不掉这么残酷又可怕的一幕。
       我赶忙扭头不看,倒是开始打量起来整个房间。不应该说是房间,而是整个区域,因为太大了。整个区域阴沉的可怕,没有一点自然光,全是挂在头顶刺眼并且令人畏惧的紫色灯光。
        第一瞬间想到了是某个停车场,但票眼看去全是人,密密麻麻趟着不知道有多少人。强忍着再一次闭上眼,因为这地方我很清楚它的含义。

        终点所,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即将死亡前要来到的地方。可是他和我们日常有些不一样,医院也好停尸房也罢,那至少是一个可以让人安详离去的地方。
        但在终点所,这里的所有人就只有绝望的等着死亡。
        因为他们都患上了全国性爆发病毒——YSYCC流感性病毒。这是一种同时摧残生理和心理的可怕疾病。
        追其缘由竟然有人说他是某个国家极端组织培养了五十年的终极生化武器,自全年开始小范围爆发以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传播速度之快范围之广,甚至一年时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治愈它的任何手段。
        在这场人类与病毒的战争中,人类第一次进入了最不可思议的劣势地位,毫无还手之力。与HIV和H1N1或是H7N9不同,他们在传播方式上可以加大力度阻断,可是YSYCC病毒真的似乎是无懈可击。
        开始的时候每个国家应对的态度都十分强硬,可一年时间不仅仅没有抑制住病毒,反而使其开始爆发。至今已经有十多个国家政府直接垮台,设立中央停尸场等等,耸人听闻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开始的时候国家甚至没想到会严重到这个地步,后来这个病毒已经蔓延到无法治愈的地步,医院诊所全部挤爆,很多人没几天就死了。国家慌了,政府也慌了,一边全力研究病毒寻找解药的同时一边封锁消息,可是这时候已经没用了。
        政府于是设立了终点所,在每个大城市都已经有一个约摸在地下深处三十米的地方,将这一部分患者移至终点所让他们等待死神的降临。
        一点也不夸张,一点也不过分,因为此刻我就在自己生活的城市的终点所里,苟延残喘到死。

        咳嗽声喷嚏声虚弱喘息声绝望喊叫声还在继续。消毒水和紫外线的气息里连一只蚊虫都没有,这时候让人感觉不到任何一丝希望。
        我又咳出了一口黏液,但是我没有吐出去。因为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吐了,四周全是活死人。
        我默默的,毫无思想地注视电压不稳定的紫色灯光。口痰混杂着黏液在我嘴中打了个转,又被我咽下去。舌头上仍旧残留着令人恶心的咸湿味。
       我睡了多少天了?我接下来要做什么?我什么时候死?我闭上眼睛不去注意身边的一切,也不去听那些令人疯狂的死前哀嚎声。我就这样想,就这样想。
       嘴里再一次被我咳出了一口黏稠的口痰,想都不用想肯定早已浑浊不堪还带着血丝。我没有选择咽下去,我朝着天空正正地吐了出去,最后粘在了我的左脸颊下方。
        无所谓了。终究是到头了。这个世界上该死不该死的人都要死了,这对于我而言是个不错的消息。
        我想到理想,想到家人,想到没有实现的和已经实现的,想那些让我喜欢的和讨厌的,想那些不切实际的。
       人在死前或许都是这样吧。
       身体旁那个老人突然大声地叫嚷了一句,此后什么也没有了。连夹杂着痛苦的呼吸声也停止了。
       但是我还是不愿意睁开眼。
       视而不见也是一种勇气,可惜现在不是有没有勇气,而是无能为力。

        喘息声。
        哀嚎声。
        歇斯底里的咳嗽声。
        还有擤鼻涕的声音。
        以及,我体内的不知所措的声音。
       

#自己的读书笔记
高三第六周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没有过多想说的,这是一本我的书单里排名前五的书籍。第三遍阅读仍然有感觉。

#自己的读书笔记
高三开学第五周
一本书
村上春树
《且听风吟》

看得我莫名难过
现实和理想的对碰

外加自己明天英语高考的听力考试成功!最好一次满分。

面子里子


[一]

        “搞什么嘛,学校对面早点摊一个也没了。我还早早来,就为了买杯豆浆买个饵块什么的,又要去学校小卖部买干货填肚子了……”
        “你别说了。我已经连吃几天食堂了。食堂倒是不难吃,你看看人山人海挤成一片。吃个早点就和抢个春运回家的车票一样难。”
        “哎哎你两个别刺激我啊。你们好歹都吃的到,一个挤点挤得到食堂,一个能抢点干货。我又起来的晚,食堂小卖部全都卖光了!我都三天没吃早点了!”
        “真是的。我们也饿肚子,人家早早出来摆摊卖早点的没了生活支出来源,人家该怎么办啊!一点都不讲人情……”

——政府为了迎接文明城市的评比,赶走了原本融入学生甚至早班工作者们的早点摊。

[二]
        “哎!先生你别穿红灯啊!”
        “哎?我没要走啊。”
        “哦不好意思啊。没看清楚,我也站了半天了,看东西也晕晕乎乎的。”
        “哎没事没事。我也刚从那边的那条路结束工作,也是晕晕乎乎的。晒了一下午的太阳了。”
         拿着红色旗子的年轻人“啧啧”两声,望着眼前这个看起来约摸四五十的中年人头上的志愿者红帽子。

——政府为了迎接文明城市的评比,将原本在职在岗的数百名基层人员放下手中所有工作,对全部人员进行培训并让其成为城市志愿者。

[三]
        “先生,请不要把车停在这里。请您尽快离开。”
         “哎?我只是放学接一下我的孩子啊。而且这边原来也是可以短时间停放车辆啊。”
        “先生不好意思,这里真的不可以停放车辆……”
        “这算什么事吗!以前怎么没说不可以啊!你这是叫我往哪放啊?我只是接个孩子而已,又不是长时间停放。”
       “先生,您可以听到大概距离这里一公里的位置的政府新修的停车场。我们也是按照上头规定办事,还希望您能配合。”
        “那你看看前面也不是有不少车停着嘛,人家还不是等孩子啊!怎么人情一点都不讲。真的是过分。不是我们不愿意离开或者就想停在这,这路修的本身就窄,学校又在这附近,之前你们根本不管,现在又突然……哎,我接了孩子就马上走。孩子已经放学了。”
        “先生您先看一下前面。”
        一辆大型叉车毫不留情的出现在面前,很流畅的直接叉起前面一辆银灰色私家车,车里没人。叉车叉上汽车转身就离开。
        “我走,我……我走。”
         司机脸色发白,刚才的气势完全没有了。
        “哎哎我的车我的车!”从学校附近冲出来一个年青的女人带着她刚放学的孩子。一脸惊讶又是生气的追赶刚开走的叉车。

——政府为了迎接文明城市的评比,将一大部分警察调动上路,对违法停车进行了严厉的整治和管理。

[四]
        “您好,根据本市要求,现随机调查民众对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识。请您背诵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啊?什么?背什么东西。你谁啊?”
        “先生您好,请您背诵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二十四个字。”
        “背啥背啊。我上班呢忙。请你们另外找人背诵。再见……(忙音)”

        “您好,根据本市要求,现随机调查民众对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识。请您背诵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干什么你什么人啊!我打着游戏!我要是再掉到白银老子不弄死你……(忙音)”

         “您好,根据本市要求,现随机调查民众对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识。请您背诵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哦哦。富强,民主,文明,嗯,和谐,爱国,敬业,友善,诚信,似乎还有自由,公正,法治和平等对吧?”
        “您背诵顺序不对,请重新背诵。”
        “哎呀,我记不得顺序呀。但是我就记得是这几个词语嘛。要不提醒一下?”
        “女士请您好好思考一下,我无法帮助您。”
        “得了得了,我已经背了,拜拜……(忙音)”

——政府为了迎接文明城市的评比,随机电话调查市民对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背诵情况,而结果是并不理想。

[五]
        “明天起的早读不上了,全部学生打扫卫生。七点二十到校打扫到七点五十。”
        “啊?明天早上第二节课还要听写英语单词怎么办啊。本来想着早读再背一背的。”
        “背什么英语单词,背'文明校园六个好,下课前全部背诵,一个一个背,背一个走一个。”
        “什么东西?六个好?”
        “领导班子好,思想道德教育好,活动阵地好,教师队伍好,校园文化好,校园环境好。背吧”
         “靠。什么东西,好好好,你好我好大家好。”
        “还有,住校的学生每个宿舍都要留两个学生打扫卫生,教师日常值日生从一天四个增加到一天八个,不许有半点垃圾。说是有人要来检查了。”
        “……干脆别学了。高三还弄这些事情。”
        “哦对,还要开展主题班会和班级黑板报,后天有人要检查,大家做好准备。”
        “……”
       

——政府为了迎接文明城市的评比,要求本市各个中小学进行大扫除,背诵等活动,迎接外来领导的检查。
        

(未完)
       

#自己的读书笔记
高三开学第三周(月考)
一本书
东野圭吾新作
《沉睡的人鱼之家》

窒息


        我忍着左肩膀位置发出的剧烈疼痛冲向电梯的位置。

        有两个电梯,其中一个显示的是在四楼,另一个显示在一楼,而我所在的位置是十楼。不觉一下子冷汗直冒,不顾一切疯狂的按着下楼的电梯按钮。指尖传来的冰冷的不真实感让我更加虚弱,不住的回头张望,只怕被后面追随的人群追上。

        电梯到了。此刻的疼痛已经大过了逃跑的欲望,但我还是强忍着进入了电梯。

        此时从左肩膀流出来的血已经和浸透了一整件衣服。捂着左肩膀的右手上的汗,也和黏糊糊的血液混合在了一起滴落到了电梯间的地板上。

        到一楼的按钮被我死死按住不放大概十秒,一直等电梯开始运行下行才整个人跌坐在电梯间里。

        电梯稳当的向下运行,拉着电梯的钢索和绳子一直发生骇人的响动。虽然电梯里就我一人。可能电梯老化的严重了些。

       电梯很快的到了五楼,我的心也渐渐沉了下来。刚才那种紧张又令人窒息的操作让我都自己都不敢相信是自己所作所为。我竟然有勇气去杀了那个男人。

       电梯咯噔一下,似乎是出了故障一般慢慢降低了速度,最后停在了电子屏幕上所显示的二楼位置。这时候的我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但心中的愉快已然大过了即将到来的死亡时的恐惧感。

        闭上眼睛等待着刚才想置我于死地的男人的到来。他就是那个男人的忠诚走狗 ,而那个男人已然被我造成了重伤,现在他的狗也成了疯狗,不顾一切来这追杀我。

        我记得我按的是一楼的按钮,电梯停在了二楼,这种深夜十分只有可能是他。

       电梯门缓缓打开,我瘫坐在地上,此刻的血液已经污染了整个电梯间,但我一点都不在乎。

       可是让我失望的是他没有在这出现,什么人都没有。看来老手也有失手的时候。可能是哪个无关人员按了电梯却在电梯到来之前就先离开了。

        有些失望却突然又有了些期望。难说自己死不了?我只知道我现在身体很虚弱,被刀刺伤的左肩膀位置仍然还流着令人恶心又恐怖的血。

        电梯门关上的瞬间,我强忍疼痛与虚弱的身体扶着电梯墙壁趴了起来。被污染的电梯地板上的血液,散发着某些致命却又诱惑的东西。

       再次闭上眼的,因为知道下一刻只会是重新睁开眼睛,所以格外珍惜了这一刻。

         一楼到了,冷冰冰的电梯门悄然打开,风吹进来,带着一丝寒意,也带着一丝不安。

        电梯门前仍然没有人,但我没有走出电梯,因为我已经跌入了刚才的血泊中。意识越来越模糊,在彻底闭上眼时想到了刚才的被我击中的男人以及追杀我的男人。

         一个是我的养父,一个是我的表弟。另人窒息的感觉,微妙的不能再微妙。

         所以我才要杀了他们。

         在养父住院的医院里。

          可是没有想到当我重伤养父第一刀的时候表弟出现了,抢走了我的刀并反过来给我左肩膀上一刀。

        养父八成是活不下去了。我心里默念着,电梯门合上的同时,我失去了最后的一点点意识……

         窒息而亡。

#自己的读书笔记
高三第三周 一本书
青崎有吾
《敲响密室之门》

吐槽一句:高三真是煎熬,各种考试试卷作业的。看书时间都没有了

#自己的读书笔记
八月第三周 高三开学第一周(非正式)
两本书
坂口安吾
《盛开的樱花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