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叫做某辉的总裁。

懦弱会传染,同时勇气也会。
生活在现实的现实里,我更喜欢理想的理想。
有空就看看书,没空就想想事。
若有点感觉,就写写东西。虽潦草马虎,但也实实在在,内心毫无保留。
我就是我,一份独立的我。

#五一七天

回了云南吃到好吃的要哭了

卷毛


女孩和我再一次偶遇的时候让我稍感意外,不只是因为在我连她是谁都不曾记得了,更让我意外的是她顶着的一头卷发,若是认识的人有这样的卷发我肯定不会遗忘。说是遗忘恐怕也有些不妥,但人对于自己记忆的掌握程度还是一种模棱两可的境界,很少有人会记得多年前无意间被塞进某件上衣口袋里的残缺的五元钱,除非格外在意。


女孩自然是亲切的和我进行了交谈,能交流的大多都是彼此曾经认识的人或是事,幸亏都是她在念叨个不停。我很擅长同不同类型的陌生人进行友善的交谈,但唯独对于女孩这类连印象都不曾有的人丝毫没有办法,更别说名字了。


“你的卷发相当漂亮呢。”我也是说出了实话,我还没见过哪个女孩的卷发会如此浓密,再加上女孩精致的五官和白嫩的皮肤,脖子上的项链似乎是一颗宝石,暗淡却不失光泽。胸部倒是不尽人意的凸起却让我好感倍增。手臂纤细,但左手的手心部分隐隐约约显露出特别的伤痕,但我也无法百分百保证我所见到的是绝对真实。下半身是七分长的牛仔裤,穿着一双考究的白色帆布鞋。女孩整体给人的感觉相当阳光。


我猜测她大约二十岁左右,正值美好年华的年纪。


“啊,你不记得了?以前我最恨的就是卷发了,一直单纯的以为是上个世纪末那些个被男友所蹂躏致使自己自暴自弃的不良少女才有的发型,亦或是那些个发胖到像个球一样且话多的中年妇女标志性特征!”这个话题像个开关按钮,被我按下后女孩更加开始喋喋不休。


“不过说实话,也是我前次失恋之后,决定弄个卷发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好欺负。结果这发型却给我带来了些许意外,也格外适合于我。”


“的确如此,气质上大有改观。”不过她以前究竟是何种气质,我还是无法想起来。


“是啊,追求我的人比原来还多,都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我丝毫没感觉到她不好意思,反而有点炫耀的味道。甚至让我有种怀疑,女孩是不是某个曾经和我发生过关系并且希望再进一步关系然而被我婉拒的女生,不然不至于和我交谈的如此亲密而自然,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啊,我男友要来啦!虽然还想和你再聊几句,但是她还在门口等我,实在抱歉啦!我记得你有我的联系方式,有空的时候还挺想再见上一面喝上一杯呢!”女孩看了眼手机后,匆忙向我告别。


我也表现得很积极的样子,并告知对方有机会再联系。


一直目送着女孩在人群之中消失,但都不曾想起关于这个女孩的半点记忆,很是让我苦恼。我决定回家后问一问妻是否记得我曾经提到过有这样一位卷发女孩。


妻的记忆一直很好,再加之我认为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归宿,所以我生平大部分事迹都告诉了她,只要是我记得的或是幻想过的,无一例外。有时感觉,妻在我的生活中扮演了一个更重要的角色,超过了妻本身的存在意义,是她的温柔让她接受了这一现实。


我在和妻晚饭后谈起今天遇到的卷发女孩的事情,妻的举止相比于平日里有些浮躁,尤其是听到女孩是卷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难堪。我猜想妻肯定是认识这个女孩的,而且对这个女孩带着些许不友好的敌意。


“你不记得也是当然,因为你未曾和我说过这样的女性,我敢百分百的保证。但是你不曾说过不代表我不曾听过。”


“我不大明白……”我相当不解。


“梦里的事情你肯定不曾记得,但你说的梦话我在失眠的时候听了不少。有好长一段时间你一直嚷嚷着一个卷发女孩别走,我还想是不是我,但我头发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减少,更别说卷发了。”妻的脸色越发难堪。


我也一言不发,不知道如何回答妻。因为的的确确我不认识这个女孩,可又为何出现在我的梦境之中?而关于这样的梦我却一个也不曾记得。


看着妻默默起身去收拾碗筷,我又想起了今天遇到的女孩,那头卷发实在是有着自己的魅力,好像这卷发自己就有了生命,充满了活力感。相比于掉落严重的妻的头发,简直无法可比。


脑里一片混乱,不曾有过印象但在梦境里出现过的卷发女孩,还有莫名其妙生气的妻,一切都是突如其来。思前想后,总有种莫名的愧疚感对于妻。于是起身走到了正在洗碗的妻的身边,想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此刻冷寂的氛围。


妻突然回头一把抱住了我,手中擦拭到一半的盘子掉落在地上,陶瓷碰撞地砖发出了脆响的同时莫名其妙粉碎大半。


“碎了好,碎了好,碎碎平安。”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嗫嚅些什么,但只好紧紧抱着妻,任其将头埋入我的胸口,感受那温热的泪水弄湿我的外套。


深夜久违的和妻亲热了很长时间,结束后抱着昏昏欲睡的妻进入了梦中。梦里,白天里见到的女孩是那么耀眼,还有她的卷发,每一根都在默默凝视着我,让我动弹不得,也让我莫名其妙地为之着迷。


醒来时,妻已不再我身边。


2019.3.21   晚


胖子


        每次看见那个胖子我都有种想要上去狠狠锤他一顿的欲望,痛击他脸上的肥肉,用力打他肥大到让我不由联想到泔水桶的腰部,还有硕壮的臀部和不协调的双腿。但问题是我压根不知道这胖子是谁,也不知道他哪招惹了我以至于我会如此之想。


        用力一拳下去那胖子肯定会被打到嗷嗷叫然后躺倒在地上,那手感也不会差;等他倒下以后,我一定要朝着他那随时都表现出不屑的表情用力打上几巴掌。我越想越亢奋,甚至有了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反正那胖子想来谁都不喜欢他,所以老是那么孤独的走着。


        然而冷静下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有些不太对头,为什么会有了这种思想,还竟然想试图对一个陌生的人试图暴力,幻想施暴的细节,我莫不是有暴力倾向了?我不敢往坏处想,只能告诉自己绝对是有不正常的因素在内影响了我。


        然而当我再次见到胖子的时候,试图施暴的的欲望又占了上峰。


        太奇怪了,实在是太奇怪了,我这究竟是怎么了?我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思维和现实形成的漩涡板块,身不由己,时而极度愤怒时而极度渴望,简直像是人格分裂一样。那胖子的每一次出现就是一把钥匙,打开了我内心沉寂多年的罪恶,而这份罪恶伴随着我左右影响我的日常。

      

        我决定寻找其缘由,好好的了解这个让我心绪不宁的胖子。只是我无法正面正视他,我怕我克制不住我的拳头,朝着他那比不少女生都要丰满到下垂的胸部上来上一拳。


       一般我和胖子偶遇都是在中午,所以我故意把中午时段留了出来。我的等待是有用的,在回宿舍的路上,他庞大到难以置信的身体出现在了人群之中。似乎他身上是有一种魔力,能使得自己在拥挤的人潮之中占据有利位置,巧妙的避开了一切波涛汹涌的人群,不过我猜测也许是因为体型优势使得其对拥挤无所畏惧。


       胖子下半身宽松到难以置信的黑色运动裤像是很多天没有洗过了,臀部全是灰尘一类的脏东西,不仔细看还好,看了全身都在不住地冒着冷汗和恶心感。那条裤子随着肥硕的腿部在人群里扭动,当时就有一种想要冲上去一拳让他当场倒下并且发出绝望的哀嚎的冲动。


       就这样我花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他的身躯才从我的视线之中消失不见。我细细回想了我所认识的胖子,不管是朋友还是有名的明星(例如王晶林子聪一类的),相比下来他真的是一无所有,甚至是到令人同情的地步。但是,我还是没办法说出他让我憎恶到想要暴打他一顿的原因,一点都没有。


       我更加怀疑并不是这个胖子本身出了什么问题,而是我自己。我花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在那盯着胖子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之中踽踽独行,而胖子每一次都只顾着自己,从来没有四处张望,看到他呆滞的神情和丑恶的嘴脸,每一次让我心里无端的恶意和憎恶感急速飙升至从未有过的高度。我真想把他打到鼻青脸肿,打到跪在公共场合只知道满口胡言的叫着爹妈,打到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的骨气彻底散尽为止。


       一个月后,我莫名的仇恨感暂时被手里不得不尽快处理的工作抑制住,只是有些始料不及的情况发生了——第一是我得知了胖子被打的消息,不是被我而是被其他人,而且据说那胖子现在都还在重症监护室里呆着。胖子被害的时间就在正午,但凶手是谁根本不知道,因为无人指认或是提供了任何证据。但是这个消息莫名其妙让我很是高兴,有人替我打出了我忍耐已久的一拳,势必十分爽快。


        然而我根本没有察觉到另一个可怕的事情的发生,一直到某天我感受到了来自于他人的异样眼光,我才知道我成为了别人眼中的胖子。


        真是可悲,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将会被遭到厌恶和唾弃之时,我连眼泪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