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叫做某辉的总裁。

懦弱会传染,同时勇气也会。
生活在现实的现实里,我更喜欢理想的理想。
有空就看看书,没空就想想事。
若有点感觉,就写写东西。虽潦草马虎,但也实实在在,内心毫无保留。
我就是我,一份独立的我。

第二章 李山谷的阴谋


【二】

当木金马前来找到李山谷,告诉他李帅雷已经同意继续照旧搞尖子班的时候,李山谷的情绪相当激动。

木金马得意洋洋,看着眼前的老教师,他以为自己的立了个大功,谁知道其实是跳进了个大坑。

两人都在笑,木金马笑的是自己一定可以再次出成绩让李帅雷好好看看,这个优胜劣汰的世界,还想公平?李山谷笑的是,这种时候木金马把自己和李帅雷的关系进一步僵化,有你苦头吃。

“啊!好啊,能够再次搞尖子班最好不过,可以好好的挑选一波学生和往常一样,让他们成为最优秀最有代表性的个体。”

其实原本今年起不搞尖子班的想法是李山谷提出来的。

事情的原委有些特别,李帅雷上任之后一直没有什么大动作,但是大约半年后突然给李山谷等校领导安排了些很特别的任务。比如李山谷的就是,对于学校现状和未来做一个详细的规划和总结。

李山谷在这次规划和总结中提到了尖子班的建设问题,因为他从十多年前开始就一直在高三带文理科尖子班的语文,但年纪也逐渐变大了,思想上行动上也有所退步,他觉得这块看似油光水滑的烂骨头丢给谁都不放心,干脆埋了算了。于是大谈教育制度改革以及教育分配公平化的问题。

因为是学校管教育的一把手,李山谷的话就意味权威,李帅雷觉得应该给老前辈一个面子,而且的的确确存在的诸多问题里这是不可忽视的一个,于是在未正式决定前就已经放开了口风。

学生反响特别大,而且支持声远远超过了质疑声和反对声。但是上一次和木金马的交谈,李帅雷这不一被套路就只好答应了下来。李帅雷心里的确不爽,但是这事毕竟不是自己提出来,想法虽然好但是还没有实现过,白生气。

最不爽的是其实就是李山谷,知道消息不说,反而木金马还特意跑来找自己说这事,带着嘲讽的意味。

“他妈的。”李山谷心里默念了一句。但是面部的表情仍旧是带着职业般的微笑。

“木老师,时间也差不多了,去看看学生去,在着干站着说话还热。”李山谷找了个借口连忙离开。

其实提出不搞文理科尖子班还有一个原因,李山谷有个亲戚在省教育局工作,包括到李山谷的职位提拔,多多少少都这个亲戚的帮忙。而这个亲戚前段时间还曾和李山谷说省教育局的派人前往各地州做调研工作,对教育合理化等等进行严查。

李山谷胆子小,听说这事心里还是很发慌的。虽说一官半职丢了也不要紧,但是面子上可是过意不去的。所以在学校里大力推行起来了不搞教育不公平化的事情。






新学期即将开启,经过二十多天的假期洗礼的新高三已经返回了学校,学生们几乎都是郁郁寡欢,不是假期浪的太过分,就是苦的昏天地暗。

教育局曾经发过明文公告,关于高中生的假期的具体安排,但是没有一个人是按照这上面的标准而来的。说给高三学生四个星期的暑假时间以上,到最后三个星期都不到。

不过事实上,学校提早开学可以给学生多一些上课的时间,因为学生们都已经到了高三,好好努力冲刺,才是要紧的大事。

木金马这方面做得很好,对学生的危言耸听是相当管用。然而李山谷很清楚,有些所谓的“高考结束就彻底解放”之类的话其实就是狗屁。人一辈子活这么长,一个高考又意味着什么?该苦的日子还远呢。看着到校的学子陆陆续续的身影,自己也禁不住叹了口气。

倒是木金马又有了那种气势汹汹的态度,大清八早穿着西装站在去学校大门前,死盯着来来往往的学生和老师,气势比学校保安还要凶狠。

看见木金马的学生要么故意躲开,要么假装低头思考问题,总之没有一个人想看他令人畏惧的双眼中的可怕目光。

本来值周的老师不多,但这一下木金马出现以后值周老师全都围着木金马站在学校门前窃窃私语。木金马对这部分话题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只知道自己的儿子奥数考了一百分,所以心里一点都不觉得寂寞。

木金马儿子奥数一百分,连着说了几天。倒是几乎全年级学生都知道,就李山谷周佳莱这种几乎不出现的校领导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铃声响起,木金马并未像其他老师一样折返回教室。他知道应该等待邀约他在学校门口说事情的人,但他却不知道邀约他有事相谈的人正在自己的家里睡觉,睡得很香甜。

邀约的那人正是李山谷。

文笔很棒!

昳九:

  晚青一人走上街。
  霓虹灯晃着眼,繁华过于夸张。也有晚青所能体会的凄凉。究其不过心境折射。
  想来可真是讽刺。那之后,已记不得是第几天。她在夜幕临近时出门。漫无目的,又细数哀伤。
  泪是温的。只是论效力,冷风好似略胜一筹。也好。流别人的泪,何苦烫了自己的眼?她自嘲地想。街景变换不停,寒气从湿冷的地面蜿蜒而上。晚青拨了一下头发,将自己埋进大衣里。心情似乎也渐渐安定下来。
  兜兜转转,最终在一家露天咖啡厅落下脚。她是很少进这样的店。时下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地方可去了。铁皮屋,空盒子,钢筋混凝土。随便怎么叫吧。倒不如夜街来的有人情味。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她正盯着眼前咖啡的热气出神,回忆当年那堂浑浑噩噩的物理课。抬眸便看见那位少年。“哎,你乖乖坐下!别乱动。”他吃力地调整牵引绳,不满一岁的金毛晃着尾巴,疑惑地瞪着大眼睛。正是充满好奇的年纪啊。狗狗是否也有无法言喻的烦恼呢?暂且不去多想,晚青默默地点点头。少年脱下黑色鸭舌帽坐下,露出一张阳光又稚气的脸。二十岁出头吧。晚青一楞,多年前,究竟又是多少年前,这种与世无争的面容,自己身上也可见一斑。
  “团仔,听话!”闻声,金毛已向晚青扑过来。吐着粉红的舌头,同样晶亮水灵的眼睛骨碌碌转。晚青实在无法狠心不予理会。“你是团仔?你好吗?”她抬手抚摸它的脑袋,勉强翘了翘嘴角。“不好意思。不过它好像很喜欢你啊。”依旧是一副笑颜。不禁想,这张脸难道是吸收了阳光?晚青又回忆起年少时,自己多么渴望有一条狗。尽管如此郑重许诺,以成绩作为赌注,家里人却还是极力反对。不过,反正一切都没了呢。曾经的家,曾经的人。多亏他们,她才能度过一个安静孤独的童年。
  “动物最能察觉人情感的微妙变化。你或许不信,可现在不正体现着吗?”晚青心里一惊,茫然地抬起头。怎么也没料想到,少年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是已经连伪装的力气都失去了,内心全写在脸上。她悲伤地笑笑:“是啊。我一直相信。曾经我多渴望养一只狗,可惜不如你好运。”
  “那现在也不晚啊。”“是哦。”晚青突然很想哭。不同于之前。她发现自己太晚领悟。太晚了。偏偏在大学毕业后,自己独居,又孤独六年之久。早已麻木地忘却了当年的想法。
  好吧。是该打起精神了。
  那封信的内容再次浮现脑海:“晚青,女儿,这些年,作为母亲我自知对你亏欠太多。一个对自己不负责的人,又谈何对别人负责。到我醒悟,已不再奢求能留你在身边。女儿,妈对不起你。妈的时日也不多了。只想告诉你,妈从未忘记爱你。一定要幸福……”
  接到那个男人的来电,晚青觉得世界仿佛崩塌一般。也不是有多伤悲,只能说,震惊占据了所有。她茫然地赶到医院,迎接她的是母亲苍白的遗容和一纸书信。
  父亲满脸遗憾,拍拍晚青的肩:“青啊,以后我们父女俩好好过。”青甩开他的手:“你跟外面的女人好好过吧。”父亲吃惊地瞪大双眼,张了张口,却终究无话可说。
  青再没看他一眼,夺门而出……
  初中时,她就发觉父亲外遇的事。只因母亲也非什么正经人。这样那样的,早已漠然罢了。
   沉默这么久了。竟还会为此颓废。
   自己还真是可笑啊。
  “出生不决定人生。”飘渺的话将她拉回现实。少年已不见踪影。
  她起身,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宠物店亮着橘黄色温暖的光。
  沿街走过许多遍,为何从不曾留意过?带着疑惑,她轻轻走进去……
  “团仔,任务完成了。”
   “汪!”
     团仔开心地摇头摆尾。
     少年注视着她坚决的背影,再次露出笑容,如同宠物店的光芒一般温暖……
  

难得可以自己做饭
咖喱番茄海鲜汤!
外加鳕鱼盖饭!
(小黄鱼油煎香后煮汤,洋芋油炸后用鸡蛋小裹一道)

老城区


新上任的市长是个实干家。他觉得城市哪不顺眼就一定要改到他顺眼为止。

比如修路,或许这条路不久前才重新修过,但是他觉得不美观那只好重新挖路扑沥青重新搞。

外界对他的质疑声很大,因为挖来挖去不仅对普通市民的出行造成不便,还有可能给官职人员“捞油水”。

但他的事只有他自己说的清楚。


前段日子各个市开始竞争起了“文明城市”的名头,为了这事市长自然又是废了不少心思。

挖路重修的,旧楼重盖的,死树重种的,整个市到处都乱七八糟的。但是市长很清楚现在的破败注定造就明天的辉煌。

每天市长都坐着车在市区里绕,看看这看看那,一边盘算着工期一边计算着评比时间的来临还差多少日子。

然而这一天市长无意中绕到了离市中心略远的一处老城区,市长又是激动又是气。

“为什么之前规划说的老城区改建这里不算上?”

坐在车上的市长就开始怒斥起了司机,边嚷嚷边让司机停了车。

市长的专属司机是个中年人,年纪却比市长略大一些,但是地位之间的差距他无法像市长这样趾高气扬。

“市长你别急。之前是算过的,但是迫于压力取消了。”

“取消?取消个屁!我根本不知道就取消?你们都是吃干饭的?文明城市评比你们不想要这个头衔了?放屁!”

市长倒是真的发火了。车门一砸就下了车。

这一下司机更不敢多说什么,低着头不敢注视市长的眼睛,因为他知道那眼里冒着的火可以把自己吞噬了,甚至自己的工作都会毁了。

见市长的车停下来,之后跟随的副市长和区长的车也停下。副市长和区长也连忙下车,看看到底发生了啥事。


老城区的确够老,老的破败不堪,老的不堪入目。从外表看这些被风吹日晒已经失去本生来颜色的建筑物,大大小小参差不齐就已经让人很不爽了,有种战后残缺的废墟之感。

相比之前的旧城改造的城区,即便感觉人和车多了些,但破败程度是根本无法比较。

“狗娘养的,要不是我今天来到这,恐怕这里就这么荒废下去了。叫那个狗日的区长来!”市长怒不可遏,不顾面子直接爆了粗口。

区长和副市长连忙从市长身后小跑着来到市长面前,只怕自己的这一官半职就此没了。

“啊?你两个说说,这城区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糟糕了还不改建?是不是怕没有钱?我他娘的什么时候说过经预算这边不够?”

“那个,市长啊。我们也曾考虑过,但是,但是这里……就是这个老城区啊,拆不了啊。”区长连忙满脸笑容的回应自己的领导。那笑容里既有无可奈何也有松了口气的意味。

“凭什么拆不了?是哪个哪有钱的主的地皮?还是哪个大领导的家啊?你们说说,说不清楚你们这官帽就丢在这别想要回去!”

“不是您想着的那样。这片老城区啊,可是我们市的重要经济支柱来源之一啊。”副市长也连忙答复到。

这越听越糊涂,市长是又生气又好气。

“你别胡说啊,我来本市这么多年我可从没听说过!”

“不是没有听说过,是您不关心啊……”

“放你妈的屁,我来这就是为了本市的经济发展,我会不知道不关心?”

“市长您真的不了解这片老城区啊。因为它是我市的学生补课中心啊。”

“啊?学生补课中心?”市长眼睛瞪得比太阳还要圆。


很多年前该市还是一个不怎么知名的地区,经济发展也较为落后。但是不知从哪年起,该市的几所初高中竟然开始成为了关注的焦点,连续几年出了省状元,全省前三十全被包揽,一下子就造就了高考的神话。

省里开始闹腾起来了,很多临市甚至临省的人都携妻带女的跑来,就是为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好的学习环境。人员大量流动,经济发展自然也就开始上去了。

甚至市长调来这里都是考虑到自己已经高一的儿子,希望他能接受到更好的教育。

但是高考神话毕竟是过去,要再次创造奇迹是很难的,老师们就拿点微薄的工资,学生们也只能接受到在学校里规定时间的教育,谁都不乐意。学生想要好成绩,老师想要多赚钱,这补课行业就自热而然有了搞头。

但是怎么补就成了问题。教育局明确规定在职老师非上课时段是不可以在校给学生补课的。所以很多老师开始在自己家里补。

可这种办法最大的不便是家里人以及家庭情况一目了然,让学生看到倒是没什么,但有钱一点的老师住的是豪宅这种说法一旦被学生传出去就麻烦了。

于是开始有了老师相互邀约出去合租房子来给学生补课。这个可是相当不错的主意,一是大家合租钱省了不少,而且房子也不用去考虑如何清洁如何打理什么的。而当时候第一批这么做的老师们正好找到的就是现在这片老城区,远离市中心放假低,而且这边也较为安静,适合学生补课。

此后第一批先驱者们补课补出了名气,一传十,十传百的就开始流传开了。而之后又有不少老师进驻这片老城区里,打起了自己的名号。人越来越多,有的有点头脑的老师组织起来了几个科目的老师合租一栋楼,打算直接办成一个培训机构的形式,因为全科目都有了,学生也就可以在周末和假期全天制的托付在那。即便多数学生都不愿意,但是家长可是相当满意这种做法。而且钱也都出了哪有能不好好读的说法?而最关键的是这老城区几乎什么都没有,没有什么大的商店也没有什么大的娱乐场,有的基本是宾馆和一些饭店。所以学生去了就只能读书。

老师越来越多,几乎整个市区一半以上的老师都在老城区里租了房子开设课程,而很多大的小的专业机构也一次性入驻到老城区里,一家围了一块地盘。除了给高中生补课,不少机构也开始涉及到初中生甚至是小学生。基本课程以外也开始进行了兴趣爱好培训班之类的培训。

而之前在家里或者在其他地方进行补课的老师们生意也差了下来,只好加盟了些补课机构,待遇也到算不错。

根据保守估计,本市至少有四千左右的中小学生在老城区补课,而在周末和假期里外地来的也约有一千人左右。而老城区里宾馆和饭店的生意也比原来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了解了大概情况,市长也是愣了半晌。他没想到这么个老城区竟然有这么大的名堂。如果按照一天一千个学生来算,每人每天只补一节课,每节课一百元,那么一天至少也是有十万元的人民币在流动。而实际上比这个可能还要多的多。可能市区里某个商业城的日收入还不及这的三分之二,更何况还有宾馆饭店以及租房一类的资金流动,真的是不得了。

市长啧啧了半天,但是他看着这老城区就是感觉别扭,而且对于副市长的话有点半信半疑。

“市长,你看现在快五点了,不如我们等等,因为过会是一个学生补课结束的高峰期,有大半部分学生这个时候是要被接回家的。不如看看以后您再做决定。”区长殷勤的像条忠犬。

“也只好这样了。”

“哎但是我有个问题啊。”市长反问,“你两怎么这么清楚啊?却不和我汇报汇报?”

区长先笑了。“因为这事是已经习惯了,我以前儿子读书,一到假期周末什么的就送到这儿来啊!”

“嘿我也是啊,我女儿从初一开始我就天天往这儿跑腿,可不是嘛。多花点钱无所谓,谁都想望子成龙嘛。”副市长也是难得敞开心扉说了句心里话。


果不其然,还没过二十分钟,车流量就开始明显增加起来,又过了一会竟然开始从老城区里涌动出很多陆陆续续的人群,竟是些学生,大大小小都有。车开始往里挤。学生开始往外冲,公交车来了几班挤满了几班。堵车算不上什么,可是市长他们的车已经被团团围住根本无法挪动。

市长几人只好下车走动打发时光,顺便看看这个奇妙又令人畏惧的景象,有种动物大迁徙的既视感。

市长在人群和车堆里发现了不少熟人,有工作关系方面的,有自己手下的,还有些是经济方面有过来往的。甚至到最后竟然看见了自己的妻子!

市长有些耐不住了,原来自己的孩子也在这补课啊。自己一心想着搞经济搞发展,自己的家却不怎么在乎,自己真是让人无法原谅啊。

他没有去和自己的妻子打招呼,倒是又折回原点,上了车,等了老长时间才把车开进了拥挤的大长龙中。


“那就别拆了,老城区就老城区吧,动了地怕是有危险的。”市长在回家的路上笑着对司机说。

“为啥会有危险呢?”司机略有困惑。

“动了到时候我市不是中高考大市那可就得怪罪于我啦!难说到时候回家妻子就要狠狠训斥我这个不负责的父亲了。”

“啊说的也是。”司机也倒是很肯定市长的态度和想法。

“老城区啊老城区,不得了啊。”说完市长就闭气眼睛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第三章 李山谷的阴谋



【一】

学校教学问题方面李山谷可以算一把手。

虽说他只是个副校长,却在这所学校任教时间是校方高层领导里最长的,甚至超过了周佳莱。

李山谷教的是语文,但是他的涉及范围可不只是语文方面。一是因为自己身处副校长职位,让很多人为之羡慕;其次是教学经验丰富,这么多年也行成了一套自己的体系,为后辈们也提供了很多经验和想法。

即便是李帅雷这个一校之长也拿他无法。


李山谷教学方面可谓佼佼者,老师们多数看来也是多有尊敬之意,但是打心底里,一大部分学生和老师是对他很反感的。反感自然不是教学方面,而是学校后勤管理和生活问题。李山谷这么多年一直操心于教学方面以及如何与这些古板不动的知识体系如何时代进步发展相结合更能让人理解和接受,但他却忘了对于一届又一届的新生以及年纪轻轻的教师们,老的一套却不起什么作用了。

学生给他私下取了一个外号:李魔仙。原因是在校内运动会上管理秩序时曾拿着一根不知哪来的笛子驱赶学生,有学生也急了,忙着给冲刺的运动员拍照,就胆子大的问他那些围在跑道另一边的那些为什么不去赶?不知是耳朵背还是因为学生一指就会意错了,以为问手里的笛子。于是李山谷还神秘兮兮地告诉那学生,这是魔仙棒,专门管你们的让你们后退。那学生也是一下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好气又好笑的离开了。事后这学生和朋友一说,“李魔仙”的外号就被传开了。

李山谷就是用这种自以为幽默并且合理的方式去与学生打交道,反而不得学生的心还被私下冷嘲热讽却丝毫不知情。

不过就这么个有意思的老教师,却也心怀鬼胎。


李山谷很多年前还不是个秃顶,但那是十多年前了。他当时在学校里已经算是有些资质的老教师了,又因为官场方面打交道也懂不少道理,自然而然也开始向上爬。

一边是教书,一边是权利,虽然这权利并非是如何之大,却也深得自己喜爱那就足够了,而且自己有了权利,自己的教师之路也会好走很多,自己的学子也会更多。于是李山谷在教育局和学校高层领导方面都打好了照面,就等着出点业绩稳稳当当的向上走。所谓业绩就是自己所教学生的实际高考成绩。这成绩一旦要是好了,自己教书能力自然也就能得到外界的肯定。李山谷对此是信心满满,也做足了教学工作,对自己所教的学生更是精细到无可挑剔。

可是结果是李山谷很失望,不是对自己的学生失望,而是对同届的另一个语文老师高智实失望。自己所教学生成绩的的确确都很优秀,可这高智实的学生可更优秀,来了个省状元。

这一下李山谷的学生的优秀可就比不了这高智实的省状元优秀了。这优秀可不是有人说优秀就行的,优秀是比出来的。

李山谷提拔的事情马上就被推后了。反而是高智实有了升职的机会,立马就成了教务处副主任,风风光光。

李山谷心里那个恨啊,虽说也很高兴,今年文科的省状元出在自己所教的学校,但这升职之事却被延后甚至有可能就无望,想想就觉得可气。

表面上高高兴兴,也的确为自己所带出来这一届的优秀学子而骄傲,但就是心里一直不平衡,要是这文科省状元是在自己班里现在风光的岂不是自己?老师能力仅在于引导学生和提供咨询平台,但是最后实则靠的还不是学生自己?

还好的是这升职之事也没有推后太长时间,新学期才一开始就升了一个档次,也解了李山谷不少心头的遗憾和痛恨。

李山谷开始暗中多关注起了省状元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高智实,然而结果却出乎意料。这老高没什么特别的,就和学生多多谈了点心,也不布置作业,就让他们看看四大名著之类的。这可是给李山谷一个大大的鼓励,李山谷认为,高中语文是要多背多看多练的,这套经验可是用了十几年都不会变的。

可是本应该风平浪静之时高智实又给了这个嫉妒心和占有欲极强的老教师一巴掌——再一次高考成绩中高智实班里出了个文科的州第一。

第二年也同样,又出了个州第一。这一下李山谷可是急了,高智实这么做可有点过分啊!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是学生努力的结果,和老高关系又有多大呢?

但是当高智实评上了本校第一个“百校名师”的时候李山谷就有些沉不住气了。想到若是这般下去自己哪能再有升官的机会?可该用什么办法却一时半会想不出来。

然而更有意思的是高智实,他和李山谷不同的是,他只想在底层老老实实教书育人,而自己上课也曾多次强调:先做人再做学。而这官名利禄也就不多奢求,甚至拒绝了再一次升官的机会。

这事倒是给想得那段时间茶不思饭不想的李山谷一个大大的意外。李山谷心里又是佩服又是内疚,感觉自己有了小人之心的感觉,心里也就对待教学问题比以往更加认真,只为躲避像高智实这等竟有圣贤气息之人。

只到事后李山谷才发现,这一焦虑和嫉妒,原本不多的头发全部掉光了,然而这事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一直到现在,李山谷做了副校长,高智实还仍旧是个副主任。可李山谷一旦有教学方面问题还是会找高智实请教,这倒也让学校里的校领导和老师对他敬佩不少,因为不耻下问不是谁都可以做到,但真正的原因任就是李山谷心里清楚。


李山谷头秃了,这心里的脾气也就大了起来。这脑袋没有头发遮一遮,很容易下雨就把头淋湿,搞不好就这一刺激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就会出来。

可有意思的是,李山谷才步入校领导方面半步之时,这当时还是一个小有名气数学教师的木金马就找上门来。

直到现在,李山谷也一直在背地里很听这个官位不大野心却相当恐怖之人的话。而那几年是真诚的听,这几年却是假意的听。因为这是李山谷阴谋计划的一部分。

风嗅


现实版开膛手杰克,可怕的杀人狂,毫无人性的恶魔,等等。

我很喜欢这些无知民众们给我的称号。

杀人如麻?还是杀人不眨眼?太残酷多了。这样的言语说来也让我自己难受。

我是喜欢杀人的,但有些不同的是杀的人的方式以及选择对象的目的和缘由。

一般来说,杀人犯杀人只会出于两个目的,一是报仇,二是因为爱好。前者可能由于被杀害的人给予了杀人凶犯某些无法逃脱的惩罚或是压力,而使他们动了杀心起了杀机;而后一种则完全是把杀人看作是一种享受,因为鲜血会使他们兴奋会使他们拥有快感。当然这部分人中也包含了模仿者或者出于好奇。

我说过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只是履行我的义务。

很难解释我这个“义务”是什么,很多人可能会理解为出钱就可以出头去杀人的职业杀手。但恰恰相反,我接受委托但我不会收一分钱,更何况我连枪都没有。

那到底是什么?我曾思考三天三夜,我只好告诉自己,我隶属于“风嗅”。

风不能被人类所嗅到,但是人类的一切却可以被风嗅到。

有人会说你在乱七八糟说些什么?我只能表示遗憾,我所说的是出自我的内心所想所悟,并非要去给你解释什么。所以即便是到了坐在警车上的今天,我也丝毫不会畏惧,丝毫不感到对未来的恐惧和期盼,一切都早已计算完毕。

我说过,因为我是“风嗅”。


警车带着我开往全省最严密的监狱,这地方我其实来过不止一次。我对里里外外其实摸的都十分清楚。即便普通的老百姓看来这里阴森恐怖,里面关押的都是死刑犯和重刑犯,但是这些惨无人道的野兽连我都怕。

我被抓也都是我设计好的。我从我做的第一个案子开始,一点把柄都没让警方抓住。看着这些号称神探的精英被弄的晕头转向倒是我有些不高兴了。

第一个案子很普通,我杀害了一个上街的妇女,普普通通,年纪约三十多岁的妇女。我当着十多个人的面一刀捅进女人的肚子里,看到的人全部吓傻了,跑的跑报警的报警,我倒是一点也不慌,把手里的刀子收进背包里,用随身携带便携式的雨伞打开后形成的容器接女人的血。这不是什么变态的行为,这是我的任务,我必须去做的任务。

大约伞里的血已经有了小半盆的量的时候,我丝毫不慌张的把它们浇到水泥地上,血水立刻向四周涌动而去。

然后慢慢离开。走前看一看头上正对着我的摄像头,挥了挥手。

大约远离现场一百多米,警车和救护车飞驰着朝这边而来。我打赌,他们要找到我几乎是不可能的。

第二天各大报纸媒体就传出来了消息,什么惊天杀人案啦,什么惨无人道了,以及警方的悬赏通缉令了等等,立马张贴出来。不过照片里的我啊,还和我预想中的差不多,笑容还挺灿烂。

就在警方各种走访排查的时候,我又再次迅速出手,这次对准的目标是警察。不过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因为那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的可能性太大了。照样杀人之后我会用雨伞接住他们流淌的鲜血,然后毫不留情浇在附近湿润的地上。

于是乎在全城轰动以及各种戒严的情况下,我连做了八件案子。而警方却连半点头绪都没有。

不过网络上倒是有不少推理很有有意思的。

首先是针对于我每次杀人为什么都要用伞这个事情,有人猜测接血洒血是一种标记,一是表明身份,二是表明目的;也有的人说是一个团体做的,他们杀人是为了钱财;更或者说是无差别杀人只为内心的痛快。当然也有人宣称就是他或者他们做的这个事,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怎么想的。

都很有道理,但是都不对。

于是我,做了第九个案件。

这一次和往常一样,我拿上我该拿的东西。这一次的目的地在一个小警察局。我声称也最近闹的人心惶惶的案件的凶手的线索,警察局里就像是炸了一样,唯有的四五个人,乱哄哄一片。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拿出了雨伞,左手拿出手机将放在包里的东西播放起来。四周的警察马上倒地不起,全部都痛苦不堪。而我则是悠哉悠哉的一人捅上数刀,雨伞接起他们的鲜血洒在警察局门前。

大批的警察和武警马上赶到,立刻把我包围起来,我也只好装作懊悔的样子双手抱头当场被控制。

被压进这个狱中的审讯室时,有七八个武警死盯着我。我全身上下早被翻了个遍,除了包里的次声波机器,雨伞和凶器刀外,没有任何物品。

省公安厅厅长亲自审问我。

“你就是这么多起案子的凶手?”

“一点不错。”我毫不犹豫地回答。

厅长看了眼前的所有材料却面露怀疑神色。背后的武警以及大大小小的警察全部疑惑的看着我。

“不对吧?你还有同伙吧?你自己看看照片。”说着就把手中的照片全部丢给了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傻逼一群哈哈哈。”才看了一眼我就忍不住了。

”混蛋!严肃点。这些你的同伙在哪?”厅长显然挂不住脸面了。

“我可以告诉你,但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我显得很神秘的样子。

厅长虽然有些不乐意但是也只好作罢,让其他人暂时离开。

“很好,虽然我知道我左边这扇玻璃背后全部是你的人以及刚刚离开的那部分警察武警,但是我可以假装不知道。我这个人比较怯场。”

“好那么你说,你的同伙们呢?”

“首先我有个问题,你为什么认为我是凶手?”我故意问他。

“可笑。一因为你杀了人,二是你的这把刀和雨伞已经检验过了,上面残留的血迹可不止今天这几人!”厅长面露严肃,声音低沉又可怕,但我一定也不怕。

“啊!是啊。果然警察是很厉害的呢!”我嘲讽着回了一句。

“住口,说吧。你难免一死,但是至少你可以给世间的死者和家属一个交代。”

“好,我可以老老实实告诉你一切,但请你中途中不得插一句嘴。否则我什么都不说下去了。我知道你也求于破案嘛,不过以你的智商是达不到的。”

厅长显然是抑住内心的怒火,点了点头。


我做这么多的案件只利用了三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一,先入为主;二,科技;三,人心。

先说第一二点,所谓先入为主就是在整个案件中我做了很多无用功去干扰了警方的排查,而其中最关键的一点是为在现场亲眼目睹案件的发生,全靠现代发展迅速的科技。

摄像头的确可以起到检查日常和关键破案时的线索,可惜的是它所拍摄下来的东西是可以造假的。怎么造假这个问题想过很多,包括入侵检视系统将录像换了,但是被发现的风险会很高。而且在场的民众或者目击者会给出自己的所见,这对于我没有好处。

所以我想到了易容术。这个易容术可不是说变变外貌就可以,而是必须依靠高科技来做到的。如果从内衣内裤算起,直到袜子鞋子,这些东西如果全部可以随心变换,那会怎么样?

依靠曾经在科技公司的经历和自己所学的知识,这么一套能换颜色能变大变小变高变瘦而且带有多种防屏蔽干扰功能的衣服诞生了。当然还需要一个头套,一个贴脸逼真却又可以百变的头套。

有人说这个很扯啊!变色衣服见过,它利用光的原理抑或是某些金属成分发生了反应,那么大小可怎么办?

所以我才不得不用到了雨伞。

每次杀人之后都接人的血,实则也是接我衣服内层的水层里的水。因为衣服是特别制造,水就可以使我整个人身材臃肿变高或是矮小苗条。每次放完的水和鲜血一起洒向地面。为了我整个人不立刻萎缩,里面残留空气会代替水原来的位置。等到离开以后将空气放干即可。同时衣服裤子颜色也发生了改变,款式也稍稍发生了变化。于是那个在现场杀人的杀人犯就这样不见了。而警方最难推测我的行为的两个地方,一是为何要残忍的用死者的血铺洒地面,二是每件案子的凶手不一样,真正的谜底谁都没有猜到。

第三个人心,也就是我出于杀人的目的。现代社会人心冷漠有目共睹,身边发生很多事件如果于自己没有干系是不会多涉及或是主动站出来发声的。于是乎我抓住了这个弱点,每次杀人,目击者们落荒而逃,大家的害怕和恐惧导致了证言的不一致性和整个案件的真实性。

嗅风啊,嗅到的不是那些表面的肮脏恶臭或是香气,而是人心的冷漠和迷茫。



我交代很明了,并且告诉厅长这些所有物品所在之处,并且指出了部分案件的只有警方才能知道的细节。

不管是厅长还是玻璃背后的监听者审判者,无一人不吃惊。因为我知道谁都在想为什么每次都是出于人性角度去思考推理问题和案件。无一人说话。

越是这样我越得意。因为这是在为我争取时间。

“我杀人的目的很简单,换醒每一个公民的良心和热情。因为我是风嗅,只有风才能嗅到”我长叹一口气,因为此刻空气中的味道已经变了。

“胡说八道!你只是个杀人恶魔而已!什么唤醒人的良心,你自己的良心呢?”厅长比之前更凶猛,但声音已然有些不对了。

“是啊,到死的人还说什么良心呢?”我依然笑出了声。

“今天啊你我都是要死的人。你刚才聊天只顾听我说话,你却完全没有在意我做了些什么。空气中已然都是有毒气体。这是种致命性强烈且无色无味的新气体,常温下是固态。但是只要稍稍有点温度他就会升华成为气体。我发现的这种新气体还没有命名,但我知道你我都是没救了。哈哈哈哈哈哈。你发现不了但我不同,因为我是风嗅啊!只有我可以嗅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厅长早已打开了门,然而他就这么一跌到,再也没有起来过。而我,也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结束了这第十件案子。






第二章 李帅雷的愤怒



【二】

周五来的比我想的要快。

周五的到来也意味着本学期已经过完了一半,也意味着这学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年纪的学生大会召开,以及正式对木金马挑明立场的时候。

然而木金马比我先搞了事情,三天内连着叫了部分学生开了会。

这下子我有点慌了。但是根据部分学生和老师的小道消息,木金马走的这一步棋有种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第一天的会是为年纪前二十的学生召开,本身是应该好好鼓励和给予帮助,然而木金马却公开说了些不合时宜的话惹得这二十个同学心生厌恶;第二天则是全体住校女生,更是在这样的公开场合竟然宣称这个世界是由雄性领头的落后观点?第三天则是成绩靠后的一小撮学生,把这些在他看来“要不成”和“我最恨”的这部分学生臭骂一通,到最后还歧视性的针对了某个同学。

木金马本身在学生心中地位就不怎么高,都是表面畏惧心里厌恶,现在更是自己砸自己的招牌。

这让我倒是胜券在握。


“山谷,差不多去综合馆开会了,顺便去通知一下周佳莱书记。”

“李校长,周佳莱今天请假了,说是家里有事。”

看这样子不像是家里有事,倒是像想给我个机会好好整治一下木金马。不过这种老油条的行为倒是正符合我的心意。

“那就我两走。”


整个综合馆黑压压一片,七百多个学生全部占满了座位,倒是篮球场中间空荡荡的只剩两张桌子几条凳子,以及早已入座的木金马。

点头示意后我坐在正中间,开始本次大会的重要议程。先按顺序说说这一学期的好与坏,然后鼓励在座的各位学子,应该做些什么和不做些什么。到最关键的时候,扬起手指向木金马。

“最后我们首先应该感谢一下木金马老师,他在我校恋爱问题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虽然说我校一直在这方面做的很好,但仍然存在。木老师很负责的给我了你们其中的十三对男女的名字。学校方面还没有具体要追究什么,但一定会有相应的惩罚。”

整段发言我没有半点犹豫和停顿,流利到我自己都吃了一惊。不过效果是极好的——难看脸色的木金马和数百双带着仇恨以及厌恶的目光全部看着木金马。

“那么我的发言就到此结束。接下来木老师还有些具体事项和各位同学说。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获,谢谢……”

然后起身,和木金马再次点头示意。不过这一次是胜利者和失败者的简单肢体言语,木金马的脸早面无表情。

学生们稀里哗啦鼓着掌,我的离开没有给在场所有人带来什么惊喜。大家多半还在看着视线中央的木金马老师。

走出大门,转个身我又绕回来了站在门前,我是有些好气,看看这个今天输得彻彻底底却不服输的数学老师要如何赢回自己的脸面。

“啊我们自己人说话,就不必客套了。”木金马倒是没想到我会回来偷听。

“啊我也终于做到这个位置上了。很舒服。”学生中发出几声干笑。瞟眼看去原来是我刚坐的位置,已经被木金马安安稳稳的坐在屁股下,让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亡羊补牢,还想赢回学生们对你热心?别想了。

“刚才刘校长说的大家听进去多少啊?”木金马甚至是笑着说出这句话,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仿佛他才是胜利者,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学生中又是稀里哗啦一片,有说有的有说没有。这倒是很有意思了。

“是吧!没有,对哈?那么我就来和大家说点重点的……”

可以啊,小看你了木老师,这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工作不错嘛。

我朝着门口狠狠空挥了一巴掌转身离开。连我后面还站着个李山谷都忘记了。

我教书快三十五年了,木金马也是。我从入学教书那天开始起,就从未考虑过自己的未来会是怎么个样子。而木金马则是满满的未来计划。之后我做了校长,他当上了教导主任。而这一路过来我也渐渐懂得一个道理:即便是学校,它也是官场,也存在明争暗斗。

也是因为出于这个考虑,周佳莱很早就借鉴了一套来自于企业里的体系来治理学校老师以及领导方面的问题。

其中我最欣赏也是个人认为最有效的一套便是打分制度。像一般公司的员工一样,需要业绩来评定这一年的工作以外,还要看你的客户对于你的满意度。于是学校在期末之前都会给学生一次匿名的打分,对自己的所有任课老师按照表格以及提示打你觉得这位老师应该得到的分。这是一种民主化的体现,除了看一个老师这一年的表现,更是为学生。

然而这个体系做的很不好,一部分学生出现完全满分情况,对于一切好坏都不在乎,觉得应该体谅老师;而又有一部分学生乱打,给比如处分过自己的老师打低分,即便老师是对的。学生们把自己的民主权利就这样滥用或者不用,是一件很让学校头疼的事情,至今也没找出一个解决的好办法。

不过今年却很有意思了,看这个样子木金马老师勇夺了个倒数不是问题。因为学生对于木金马的感觉开始走向极端化了。

如果真是这样,这就意味着,年底的教师大会上,自然有木金马的好看。

事情没有结束,我的愤怒还在,但是木老师你却拿我没办法,祝你好运。木金马教导主任。




第二章完

若说烤肉,还得是嫩五花肉最佳。
电烤火烤最终都不如炭火烤,香气少了颜色淡了食欲也就少了。
沾上点秘制调料,外加两片新鲜紫苏叶,肥而不腻,足矣。
若是啤酒腌制味道更佳!倒是茄子卖相不好,到最后用刀破开香气十足,加点肉酱油汁则味道佳香气棒!
但最重要是与好友同进食,才有最佳之感。